浙江医疗队乘坐包机出征荆门
来源:浙江医疗队乘坐包机出征荆门发稿时间:2020-03-30 02:51:41


2019年,中央纪委办公厅、国家监委办公厅印发《纪检监察机关办理反腐败追逃追赃等涉外案件规定(试行)》,明确追逃追赃工作范围、纪检监察机关的追逃追赃职责和追逃追赃部门的工作任务等。这是纪检监察机关首部关于追逃追赃的规范性文件,为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开展追逃追赃提供了重要制度保障。

今年1月3日,“红通人员”、湖南长沙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彭旭峰受贿及其妻子贾斯语受贿、洗钱违法所得没收申请一案公开宣判,彭旭峰、贾斯语在境内的违法所得以及在多国的违法资产被裁定没收。

曾任浙江省新昌县原常务副县长的姚锦旗于2005年12月外逃。2018年3月,浙江省纪检监察机关接手此案,90天内即获得姚锦旗藏匿地等关键信息,使姚被保加利亚警方逮捕。随后国家监委通过外交部向保方提出引渡请求,44天内走完通常需数月甚至数年的引渡法律程序,于2018年11月30日将姚引渡回国。该案是国家监委成立后成功引渡的第一案,也是我国首次从欧盟成员国引渡涉嫌职务犯罪的国家工作人员。

监察体制改革后,纪检监察机关在追逃追赃方面的职责发生重大变化,既要继续负责统筹协调,又要依法主办职务犯罪追逃追赃案件,既要做指挥员,又要当战斗员。实践证明,改革形成的制度优势,充分转化成为追逃追赃领域的治理效能。记者了解到,2019年成功追回的四名“百名红通人员”莫佩芬、肖建明、刘宝凤、黄平,全部是由有关地方纪委监委主办的。至此,“百名红通人员”已有60人归案。

两年来,在全球织密天罗地网的同时,追逃追赃的工作方式方法也在不断升级——坚持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追逃追赃工作规范化法治化水平进一步提升。

墨西哥当地时间3月28日,墨西哥卫生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墨西哥的疫情防控还有“最后的机会”,呼吁民众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内,进行自我居家隔离,通过这种方式,尽可能延缓疫情的发展,并且只有这样才能把墨西哥有限的医疗资源集中起来救治病患。

“我们将提高政治站位,既立足当前,一体推进追逃、防逃、追赃工作,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取得全面从严治党更大战略性成果;又着眼长远,建立健全追逃追赃体制、机制、制度,推动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截至3月28日24时,贵州省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146例、境外输入病例1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44例,累计死亡病例2例,住院确诊病例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现有疑似病例为0例。

2019年被中央追逃办列为“追赃工作年”,国家监委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导地方办案机关对一批职务犯罪嫌疑人逃匿、死亡案件启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推动多国法院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出具的职务犯罪案件冻结、没收裁定,外逃腐败分子“营养源”被进一步切断。彭旭峰案正是释放出这一鲜明信号,在强有力的法律武器打击下,外逃人员的生存空间只会越来越小。

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中国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有逃必追、一追到底”,赢得了世界的尊重。